您的位置:首頁 >要聞 >

東方證券扶貧故事:有路就意味著有另一種生活方式的可能性

2019-11-20 11:26:00    來源:新浪財經

“修路!”當問到什么是脫貧致富和鄉村振興的關鍵點時,平蒙村的多位村民和村干部給出了一樣的答案。

平蒙村地處云南省富寧縣谷拉鄉,這里位于滇桂兩省交界,山陡水險,行路艱難,出行頗為不便,具備了貧困發生的諸多元素。在當地村民眼中,有路就意味著有另一種生活方式的可能性。

2018年,為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扶貧開發戰略思想,按照《關于開展“雙一百”村企結對精準扶貧行動的通知》有關精神,在上海市國資委組織領導及申能集團的統一部署下,東方證券(9.760,-0.05,-0.51%)積極結對幫扶平蒙村,并迅速組織捐贈資金,用于平蒙村村小組道路硬化項目。現在,谷事和谷謝兩個村小組的2.8公里進村硬化路已經修通,第三條也即將開建。此外,東方證券還為村里進一步捐贈了多盞太陽能(3.430,0.05,1.48%)路燈,實現了4個村小組的全面“亮化”。

“路也通了,路燈也有了,村民生活方便了很多,村民們都感慨,想不到遠在上海的公司能幫我們改變生活。”平蒙村村支書黃開樹說,以后發展鄉村產業也有了抓手,現在村里正在鼓勵村民種植沙樹、甘蔗等經濟作物,村里發展會越變越好。

“一定要親眼看看水泥路”

谷事村小組離鄉政府所在地約10公里,現如今,從鄉里乘車出發,沿著山路蜿蜒而上,大約需要二十五分鐘,無論晴雨均可以抵達村民的家門口,腳上甚至沒有粘上泥土的機會。

要知道,就在1年之前,谷事村小組的村民們還在為日常出行頭疼。

村小組并不是沒有路,其實早在1997年5月,村民們就開始平整山地,花了3600元修起了第一條能行車走馬的土路。兩年后,又花了1.4萬元對路進行了拓寬。這條路長1.4公里,路的盡頭連上了去鄉里、去廣西的大路。

可是困于資金缺乏,過去20余年,這條路一直都是土路。土路終歸經不起雨水的考驗——一下雨,紅土的道路轉為泥沼,車進不去,人難出來,村里稀泥遍地,嚴重時甚至還會遇上塌方。而平蒙村又恰好雨水充沛,年平均降水量達到1200毫米。

即便后來天晴了,泥土變硬,路也會“定型”成坑坑洼洼的樣子,不好走而且塵土彌漫。村民們說,路年年都修,但是一下雨,功夫就全都白費了。

“要脫貧,先要把路搞好嘛。”黃開樹有次在村小組里調查,有村民向他如此抱怨。他記得幾年前一個下雨的晚上,一戶村民家中建房的水泥運來了,但車陷進了泥地里,村民只能發動左右鄰舍搭把手,穿著深筒膠鞋多次來回把水泥抬進了村里。

“那個時候,卡車到我們這兒來運東西,價格都要貴不少,因為路不好走。娃娃們上學,大家去鄉里趕街都很麻煩。”村民張朝發說。

這也是為什么今年4月,當東方證券捐資援建的水泥路開通當天,村里老少聚到村頭,都要在嶄新的路上走一遭。

86歲的張尚文大爺一手拄著拐,另一手被兒子攙扶著走到了村口,站到了水泥路上。張大爺參與了22年前的修路,但他一輩子沒出過遠門,最近幾年更是少出家門。張大爺的兒子說,這是老爺子第一次見到平整的水泥路,而且家門前的水泥蓋著的就是自己修過的那條路,所以“一定要親眼看看”。

“村民們真的覺得很幸福,真是喜笑顏開,修路的時候有不少村民幫忙。”黃開樹打開自己的手機相冊,相冊中的照片顯示,有不少村民正拿著鋤頭幫忙平整路面,還有村民正在幫忙給道路內側的排水溝清除雜草。

在谷事和谷謝村小組兩條村路的入口處,村民們自發在路的兩側放置了兩塊大石墩,石墩之間剛剛好夠一輛家用轎車或微型卡車通行。不過,這并不是要“攔路收費”或告示“閑人免進”,而是要對路悉心照料。

“有的時候村里建房或者拉貨,有載貨量大的車進出村里,村民們怕這些車壓壞剛修好的路面,所以限制它們的進入。”谷拉鄉副鄉長羅斌說,村民們很珍惜現在的路。羅斌如今常駐平蒙村,擔起村里的脫貧重任。

“甘蔗又多了起來”

谷事村小組共有36戶人家,和谷拉鄉其他地方一樣,從事傳統種養殖業和外出務工是村民們的主要收入來源。沿著山坡和少量平地,留守村中的村民能種上甘蔗、八角、芭蕉、沙樹等不少經濟作物,其中甘蔗又占據了較大比例。

富寧縣是產糖大縣,對于村民來說,種甘蔗是一個非常合適的選擇。每年12月,外出務工的年輕村民陸續返鄉,正好趕上甘蔗的收割季。收割完后,新一茬的甘蔗又能緊接著再種上,一點兒不耽擱年后的外出打工。

村里的甘蔗也不愁銷路。云南最大糖廠之一的永鑫糖廠,就坐落在在平蒙村去往富寧縣的路上,車程不到1小時。村民們算了筆賬,一噸甘蔗賣給糖廠能賣480元,賣上十來噸就能過上個好年了。

2013年前后,村民們開始大力種植甘蔗,不少村民一家就種了60噸,甚至接近100噸。按說甘蔗的收益不錯,村民們會繼續擴大種植面積,但事實卻正好相反,原因仍然是路。

平蒙村冬天的雨水并不少,村里的泥路車進不來,大量的甘蔗砍倒在田里一放就是半個月。后來即便能運出去了,甘蔗也已損耗了不少,忙完一盤算,種甘蔗的性價比低于村民預期。

“運不出去啊。”村民周大良嘆了口氣說,如果雨一直下到過年,有些甘蔗就爛在田里了。“拉不出去就換不了錢,那就連過年的錢都沒了。”

從三四年前開始,村民們陸續減少了種植甘蔗的數量。到了去年,大部分村民家里種植的甘蔗大約只有20噸左右。一些原來的甘蔗地栽上了樹,或者種植玉米等其他作物。

隨著新水泥路的通車,這一現狀又發生了變化。當擺在眼前的難題消除了后,甘蔗重新成為一些村民眼中的“香餑餑”。黃開樹說,種植甘蔗的村民們又多了起來。據他的統計,不少村民家中今年的甘蔗種植規模已經比去年翻倍。

“村里的發展短期是靠年輕人在外打工,但長期來看,還是要看村里的產業,就是要靠甘蔗,靠沙樹。”黃開樹說,路是發展產業的前提,甘蔗今年已經增加了,不少村民已經種了沙樹苗,幾年之后,這些沙樹也會因為水泥路運出去,換成村民口袋里的錢。

周大良和其他村民也在盤算著,等明年初甘蔗種植的時間來了,要不要再多種一點。村民黃文強已經決定了,沙樹苗要種到近萬棵,以后可不愁運不出去。

光明的未來

平蒙村有19個村小組,平蒙、桂村坐落在干道周邊,再加上已經建好路的谷事和谷謝,村里已有4個村小組實現了進村路的硬化。

有了硬化路后,東方證券還為這4個村小組捐贈了資金20萬元,專項用于LED路燈項目,幫助它們夜間“亮化”。“現在村民們晚上開會、編籮筐、準備紅白喜事,都愛聚集到路燈下。”黃開樹說。

晚上七點,路燈準時亮起,開始打下淡白色的光。村民們說,娃娃們喜歡晚上在外面玩鬧,現在有路燈后也放心了不少。村民勞作后晚上從田里歸來,進了村小組就可以把電筒滅了,“我們再不再摸著黑進家門”。

近年來,在扶貧政策的幫助和自身努力下,包括谷事村小組在內,平蒙村不少村民家中建起了小樓,有了干凈的室內衛生間和各類家電,錢袋子也日漸鼓了起來,不少村民的年收入超過了貧困線。

但并不是平蒙村所有的村小組都有谷事和谷謝那么幸運。平蒙村大部分村小組都還沒有進村的硬化路。如果把范圍擴大谷拉鄉,情況也是如此。

“谷拉鄉全部237個村小組,到去年為止,只有不到100個村小組的道路硬化。”谷拉鄉副鄉長楊文科說,按照政府的財政支出來看,一年最多只能幫助修起五六條硬化路,“所以我們非常感謝東方證券能幫助我們修路”。

楊文科說,完善村內基礎設施和改善村容村貌還將會是未來的重點扶貧工作。路修成后,無論是往村里運建房的沙石和磚塊,還是往村外運村里的農產品(5.230,-0.02,-0.38%),運輸成本都將有很明顯的降低。他舉了個例子,有硬化路和沒硬化路的村小組,運沙子的成本可能差到30%。

中國西南多山多水、起伏阡陌,山巒與河谷彰顯俊秀和威嚴,村落只能星星點點,十戶一村、二十戶一村,離散式分布在雞犬相聞的不同山頭。

現如今,一條條道路三彎九曲延伸到村里,如同一條條刻在大地上的“毛細血管”,短小細密,卻又舉足輕重。這些“毛細血管”為貧困山區的發展提供了磅礴力量,人和物自此可以便捷地走向遠方。而“毛細血管”的另一端,連通的不僅僅是縣道、省道等交通干道,更是中國經濟和民生美好未來的大動脈,亦承載著為脫貧攻堅奮斗人們的美好愿望,以及貧困地區人民對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。

相關閱讀

彩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