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熱點推薦 >

老藤梯告別懸崖村,新鋼梯讓村民們從此開了眼

2019-11-20 09:17:43    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
鋼梯修建前通往懸崖村的路。拉 博攝

鋼梯修建后通往懸崖村的路。拉 博攝于2017年夏

25歲的彝族小伙拉博住在四川大涼山深處的阿土列爾村勒爾社,這里在網上有另一個名字——“懸崖村”。

懸崖村有多高?

村子與山下地面垂直距離是800米,相當于200多層樓高。

懸崖村的路有多險?

以前,進村要爬17條藤梯,多處梯子傾斜60度以上,最險的一段接近90度,幾乎緊挨崖壁,別說走,看著就嚇人。

拉博當過放羊倌,背土豆苞谷下山去賣,同樣的東西,收購商偏要給他壓壓價。

為啥子?

“人家曉得你從那么高的山上背下來,哪個瓜娃子會再背回去喲!硬是要賤幾塊錢。”拉博說。

不甘心,也沒得辦法。

村民陳古吉的三女兒,一雙眼睛又大又亮,她在回家路上拼力攀爬藤梯的倔強模樣,誰見了都心疼。

2017年3月8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四川代表團審議時說,曾在電視上看到有關涼山州“懸崖村”的報道,特別是看著村民們的出行狀況,感到很揪心。了解到當地建了新的鋼梯,心里稍稍松了一些。

新鋼梯有多長?

2556級。

2015年,縣上派來第一書記帕查有格,他泡在村里,整天跟著翻山越嶺,琢磨脫貧有啥子新招。

大家都講話:“來了個愿意爬懸崖的書記。”

第一件大事,就是修路。

州上縣上撥來100萬元。但因為是懸崖峭壁,只能修鋼梯,難度可想而知。

“路這么險,還要擔心工人安全,從西昌找到成都,再找到重慶、云南,沒得一家公司答應干。”帕查有格直撓頭。

有困難,鋼梯還修嗎?

大家坐一起合計,有點子力氣的都上,不怕鋼梯修不成。

請了3位云南來的技術師傅做指導,村里人背鋼管、打鉆、焊接,120多噸鋼管,大伙一步步背上山,干得挺像樣。

冬去春來,幾個月后,鋼梯修好了!鋼管用了差不多6000根,刷上防銹漆,銀光閃閃,村民走在上頭,別提多興奮。

老藤梯,就這樣告別了懸崖村。

新鋼梯,讓村民們從此開了眼。

路好走了,水電、通訊都有了保障,幼教點、醫療點也有了,小娃娃在村里免費進幼教點,大娃娃到山下讀小學,條件不比縣城差。

村里大棚好幾畝,種的不是土豆和苞谷,而是三七,還用了滴灌技術。“三七好賣,我們這的三七品質好,銷路根本不愁。”

油橄欖、野蜂蜜、養山羊……致富路子好些條,條條都能掙著錢。

游客越來越多,開農家樂、小賣部的村民們盤算著各項收入,豬啊雞啊的,再也不用背下山去賣,游客早就預訂了。

旅游火了,村里想著培養一批山地導游。拉博等5個年輕人被送到成都跟專業教練學攀巖。山里人從小就在巖壁上耍,學起來進步神速,沒幾天就趕上了教練水平。

回村后,拉博當上攀巖領隊,每月工資最高能拿到四五千元。

村里還出了不少網紅,家家有WiFi,手機信號好,懸崖村的直播視頻一個賽一個火。

11月17日凌晨,拉博又趁著天剛亮拍云海去了。過一會兒,他熟練地在快手上發布了一條新視頻,標題是“云端上的生活”。

視頻里,人們爬上鋼梯,聚在懸崖村的山頂,眼前云海翻騰,群峰壯美,視頻下面點贊一片。

“村子還是有看頭,鋼梯修得好巴適,日子也過得瓦吉瓦(彝語,意即“好得很”)。”拉博告訴記者。

村里的彝族老少熱熱鬧鬧錄了個視頻:

年輕人對著鏡頭笑:“請總書記放心,我們一定會好好干!”

娃娃們脆生生地喊:“習爺爺,您放心!”

相關閱讀

彩客网